+86(023)88061777

敬业 | 求实 | 利民 | 护法 | 共生感恩忠诚奉献关爱

疫情期间法制宣传问答 | J.S Services


2020年春节,“新冠”突然肆虐,严重影响春节假期及随后的整个国民经济发展并导致社会混乱现象杂生,为保障和稳定正常的社会秩序,国务院及各地均出台相应的具体应对政策。在此,我们针对房地产建设施工领域在“新冠”疫情期间相关法律问题作出以下梳理和分析,以供各位参考:

参考以往“非典”期间相关司法指导及裁判惯例,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条:“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义务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的规定及湖南省、浙江省、郑州市、青岛市等地方部分住建部门新出文件规定,此次疫情属于不可抗力的情形。下面就简单分析一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中的有关问题及法律责任。

一、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期延误的法律责任及注意事项

针对“新冠”疫情,全国及各地政府均出台相关文件延长春节假期后企业复工时间。重庆主城区政府大都要求区内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24日。且加上人员流动管制、隔离等情况,许多人员返渝后仍无法立即返岗,则必然导致在建工程工期延误。

参考《江苏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房屋建筑与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合同履约及工程价款调整的指导意见》(苏建价【2020】20号)中第一条:“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造成的损失和费用增加,使用合同不可抗力相关条款规定。合同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可以以《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13)第9.10条不可抗力的相关规定为依据,并执行以下具体原则:1、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造成工程延期复工或停工的,应合理顺延工期。”《浙江省建设厅发布18条政策举措全力防控疫情支持企业发展》中明确“支持企业妥善处理工期延误。建设单位和施工企业、工程总承包企业可依法适用不可抗力有关规定,若山处理因疫情防控产生的工期延误风险,根据实际情况合理顺延工期。”因此,因疫情导致的不可避免的工期延误,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条规定,属于法定免责范围。

合同各方当事人在产生疫情导致工期延误应履行的通知义务

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八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以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并在合理期限内提供证明。”合同当事人应履行相应的通知义务。1、通知内容包括:1)题目注明为不可抗力导致的延期通知;2)注明不可抗力通知发出的时间;3)关于不可抗力事件的详细信息、相关政策通知;4)不可抗力事件对合同履行的影响;5)不可抗力事件消除后的履行承诺;6)明确联络渠道。2、上述通知应在不可抗力事件发生后及时发出。3、应在通知时附上有关不可抗力事件的详情和足够的证明材料。

承包人应当采取适当措施减少或者消除不可抗力事件的影响,并努力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恢复不可抗力事件造成的影响。

建议采取的措施包括如下:1、根据疫情发展及时调整施工进度,做好施工节点的安排并及时通报建设单位;2、自行审阅或者咨询律师审阅现存施工合同是否对疫情等不可抗力事件有施工延期的约定,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及时申请工期顺延,没有约定的及时与合同相对方进行沟通,重新确定施工期间,并将相关的证据予以书面留存;3、针对不同分类下的施工存在不同的特征,应作有针对性的延期说明;4、对于在整个施工过程中因疫情带来的不同原因的延期应做好相应的记录并保留证据。

工期延误的期限,除去政府确定的延迟复工期间,仍应给于承包方适当的调整时间,各方应就此调整时间协商达成一致,明确再次逾期后,则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最后,当事人应收集保留好建设工程延期的情形的证据:

开工延期的情形。 因各地政府出台的要求企业不得早于2月24日复工的通知、文件等, 导致工程无法及时开工,应及时保存相关政府的通知。此后在办理开工许可时受到疫情影响, 应当及时向有关部门以书面材料的形式反映,以证明不可抗力存在。竣工延期。因各地政府出台的要求企业不得早于2月24日复工的通知、文件等, 导致工程无法及时竣工,应及时保存相关政府的通知,并同时保存相关关于不可抗力延期通知、工程顺延通知、批准复工通知等等,以证明因不可抗力存在影响工程竣工,导致延期。其他时间延期。参考上述,同样建议房地产开发部门积极搜集和保存政府的延期复工政策,并对于合同各方积极做出书面延期回复和通知,对于各项与工程期有关的时间证明文件予以保留,以作出应对。

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停工损失的法律责任及注意事项

因疫情存在停工期,必然导致人员、材料、设备、场地占用费等一系列的损失。

首先,对于停工损失的归集,是在“基本生产”账户下设置“停工损失明细账”来进行核算的。企业发生停工时,应填列“停工报告单”,在报告单上写明停工的原因、时间和过失单位或个人等事项,经财会部门审核后的“停工报告单”就作为登记“停工损失明细账”借方各项费用的依据。通过登账停工损失都归集起来了。其中,针对不同情况和时间的停工进行不同情况的分配细化处理。相应的支出票据、文件、往来函件等也应进行不同门类下的原件、复印件作证据保存。

针对这类停工损失处理原则,首先,如果合同对此有明确约定的,按照合同约定;没有约定的,可以参考《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通用合同条款第17.3.2款约定:“不可抗力导致的人员伤亡、财产损失、费用增加和(或)工期延误等后果,由合同当事人按以下原则承担:(1)永久工程、已运至施工现场的材料和工程设备的损坏,以及因工程损坏造成的第三人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由发包人承担;(2)承包人施工设备的损坏由承包人承担;(3)发包人和承包人承担各自人员上网和财产的损失;(4)因不可抗力影响承包人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已经引起或将引起工期延误的,应当顺延工期,由此导致承包任停工的费用损失由发包人和承包人合理分担,停工期间必须支付的工人工资由发包人承担;(5)因不可抗力引起或将引起工期延误,发包人要求赶工的,由此增加的赶工费用由发包人承担;(6)承包人在停工期间按照发包人要求照管、清理和修复工程的费用由发包人承担。”《江苏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房屋建筑与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合同履约及工程价款调整的指导意见》(苏建价【2020】20号)中第一条:“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造成的损失和费用增加,使用合同不可抗力相关条款规定。合同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可以以《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13)第9.10条不可抗力的相关规定为依据,并执行以下具体原则:2、受新冠肺炎疫情防空影响,工程延期复工或停工期间,承包人在施工场地的施工机械设备损坏及机械停滞台班、周转材料和临时设施摊销费用增加等停工损失由承包人承担;留在施工场地的必要管理人员和保卫人员的费用由发包人承担。”等现有规定进行处理。

处理停工损失的注意事项:

需要注意,停工必须是因疫情导致,如果承包人延迟履行合同义务之后才发生疫情,则承包人仍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在疫情导致停工后,承包人应当积极采取措施防止损害扩大,措施同上,包括:1、自行或者通过咨询律师理清合同履行困难的相关事实,确认能发依法主张不可抗力减少损失;2、及时通知对方当事人并保留证据;3、准备不可抗力造成损失的相关证明(详见下文关于单位在履行合同中应注意事项相关内容);4、采取相应措施减少自身损害;5、与对方当事人积极协商和沟通,对合同进行处理。

此外,承包人对造成损失扩大的部分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对扩大的损失还应承担责任,并收集保留有关证据材料。

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费用增加的承担问题

因疫情导致交通管制及人员限制,不可避免导致各项运输成本、材料、人工费用的增加,应及时搜集、整理相关费用增加与疫情存在因果关系的证据以及体现损失具体计算方法及数额的客观证据材料,包括但不限于:1)经合同各方签注确认的往来文件、合同、函件等;2)因疫情导致费用增加的直接证据(封路、交通管制、人员管制等政府文件);3)材料购买合同、运输费用支付凭证、发票等;4)机器在施工现场及租赁合同,租金支付凭证、发票等;5)人工费支付凭证、工资表、考勤表、驻场证明等;6)索赔申请和索赔证明及签收材料等

参考郑州市建设局文件、青岛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文件(青建管字【2020】2号)中明确的“将防疫期间施工单位在对应承建项目所产生的防疫成本列为工程造价予以全额追加。”“由于疫情防控措施落实产生的实际费用可列入工程造价成本”我们建议,首先发包方和承包方应按照合同约定的人、材、机调价条款约定处理此次相应涨价问题,通常施工合同会预定人、材、机价格涨跌超过一定幅度的情况下,双方可按照合同约定的调价方法调整合同价款;其次,如合同约定为固定价格,不随人、材、机价格涨跌而调整,此时需要考虑是否可使用情势变更或者不可抗力原则处理,建筑企业有权要求变更相应的价格条款;最后如无法适用情势变更原则处理,且价格涨幅确实令建筑企业遭受重大损失,可考虑按照公平原处理,由发包人适当承担部分涨价损失。

此外,参考《江苏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房屋建筑与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合同履约及工程价款调整的指导意见》(苏建价【2020】20号)中第一条:“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造成的损失和费用增加,使用合同不可抗力相关条款规定。合同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可以以《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13)第9.10条不可抗力的相关规定为依据,并执行以下具体原则:3、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影响,工程延期复工或停工所发生的工程清理、修复费用的增加,由发包人承担。”

在主张调增工程造价时,应当一并说明成本增加的原因,并附上相关证据。在实际案例中,工程造价成本增加的难点不在于成本增加的原因,而在于成本增加的幅度。相对于原先的工程价款,疫情导致的成本增加到底对应那一项,应当调整多少,这些才是需要施工单位与业主重点沟通的内容,各企业单位应积极搜集此次疫情导致的各项成本费用增加的证据并予以保存,届时再与合同对方进行有效协商和沟通,尽量达成一致对原合同作出相应的变更,无法达成一致的,也应事先做好后续可能存在的谈判证据准备。

四、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除问题

按照前文所述,本次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如确实因疫情无法复工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则可以要求解除合同,参考《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通用合同条款第17.3.4款约定;因不可抗力导致合同无法履行连续超过84天或累计导致超过140天的,发包人和承包人均有权接触合同,合同解除后,由双方当事人按照第【4.4】款(商定或确定)商定或确定发包人应支付的款项,该款项包括:1)合同解除前承包人已完成工作的价款;2)承包人为工程订购的并已交付给承包人,或承包人有责任接受交付的材料、工程设备和其他物品的价款;3)发包人要求承包人退货或解除订货合同而产生的费用,或因不能退货或解除合同而产生的损失;4)承包人撤离施工现场以及遣散承包人人员的费用;5)按照合同约定在合同解除前应支付给承包人的其他款项;6)扣减承包人按照合同约定应向发包人支付的款项;7)双方商定或确定的其他款项。除专用合同条款另有约定外,合同解除后,发包人应在商定或确定上述款项后28天内完成上述款项的支付。

如无法复工并不足以直接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则不能要求解除合同。此外,如果合同另有约定,就不可抗力事件出现双方或者单方可以协商一致解除合同的,也可以按照合同约定解除。

结语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自愿签订的,对双方当事人均有约束力。但是,在合同履行中遇到不可抗力导致不能按照合同约定履行的情形,双方均不承担违约责任。但是,双方当事人应积极沟通协调,共同应对不可抗力事件,应互相协作将损失降到最低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