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023)88061777

敬业 | 求实 | 利民 | 护法 | 共生感恩忠诚奉献关爱

静昇资讯 | J.S News

作者  刘翔鹏

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大量合同的履行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阻碍,其中不免有在合同签订后,合同一方出现丧失或可能丧失履约能力又无法提供担保的情况。此时对于合同先履行的一方而言,则存在着在付出自己的劳务、金钱、物资等成本以后,却无法实现回报的风险。面对这种风险,立法者通过赋予先履行合同方不安抗辩权的制度以此作为防范,维护其合法权益,平衡双方利益,稳定市场经济秩序。


本文针对上述问题,重点分析在合同履行过程中的先履行合同一方行使不安抗辩权的条件以及所产生的法律效果,以期对当前疫情形势下出现的大量合同履行障碍问题,提供一些理论和实务方面的简明指引。


一、不安抗辩权的概念

在双方签订的合同合法成立并生效后,具有先履行合同义务的一方,有证据证明合同相对方丧失履行债务能力,或在恢复债务履行能力之前未提供相应担保的,先履行合同义务方在向对方通知该事宜后,有权中止履行合同,且不因此为由承担违约责任。


二、不安抗辩权的行使条件

不安抗辩权的行使条件必须具备事实依据、法律依据。先履行合同义务方在不具备该权利行使的法定条件下,擅自中止履行合同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因此,本文结合理论与实务,总结出如下不安抗辩权适用的前提以及法律效果:


1. 合同合法有效,且具有先后履行顺序性、对价性。合同依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五十四条规定,存在无效或可撤销的情形,则应直接适用合同无效或可撤销的权利救济措施;合同属单务合同或在履行上不分先后的,则不存在不安抗辩权适用的空间。


2. 合同相对性原则。依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先履行合同义务人只能因为所签合同的相对方丧失债务履行能力或未提供担保而享有不安抗辩权,不可因有关联的案外人违约或案外人丧失履行债务的能力而享有。


实务裁判指引:“俞财新主张不安抗辩权的理由是华辰公司丧失商业信誉,依据是其与福州华辰公司签订另一购房合同后,福州华辰公司将合同约定的房屋设定抵押。然而,福州华辰公司与华辰公司是两个不同的法人,以案外人违约为由在本案合同履行中行使不安抗辩权,不符合合同相对性原则。根据《合同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俞财新关于其行使不安抗辩权的主张,依据不足。”—俞财新与福建华辰房地产有限公司、魏传瑞商品房买卖(预约)合同纠纷二审案 最高人民法院 (2010)民一终字第13号 2010-11-26


3.不安抗辩权的事由应当发生在合同签订后履约过程中。在合同签订前,若先履行合同方预先知晓对方丧失或可能丧失债务清偿能力的事实,则属对无法实现对待给付的合同风险自愿承担的情形,此种情况下法律不对此进行救济。


实务裁判指引:“从构成“不安抗辩权”适用的事由来看,发生不安抗辩权的事由在双方当事人订立合同时不能为双方所预知,否则当事人不得行使“不安抗辩权”。即须在合同成立后对方发生履约能力丧失的恶化,且有难为履约之可能。此种恶化在双方当事人订立合同时不能为双方所预知。明知对方当事人履约能力恶化而仍与其签订合同的,视为其自愿承担不能得到对待给付的风险,不能取得“不安抗辩权”——河南万花谷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与海南佳凯投资有限公司、海南康煌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等股权转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琼民初15号。


4.有证据表明对方丧失债务清偿能力

(1)先履行合同义务方对合同相对方丧失债务清偿能力承担举证责任。需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对方具备《合同法》第六十八条规定的丧失债务清偿能力的法定情形:“经营状况严重恶化;转移财产;抽逃资金,以逃避债务;丧失商业信誉;丧失或者可能丧失履行债务能力的其他情形。”


(2)举证标准。通过案例检索,浙江省宁波精英制版彩印有限公司与浙江省宁波宏途纸制品工贸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该法院认为:“合同先履行方行使不安抗辩权宜采取外部表象的举证标准,即在主张不安抗辩权时仅需提供基本证据证明对方存在财产明显减少或商业信誉显著受损的情形,则可产生合同中止履行的法律效力。在对方收到通知后,负有一定的反证责任以对抗并消灭不安抗辩权,以使合同继续履行。”


5. 无相应确切证据证明对方履行能力降低且未告知对方的情形下,单方中止履行合同的,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依据《合同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当事人没有确切证据中止履行的,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先履行合同方不能凭空推测或根据主观臆想而断定对方不能或不会对待给付,而随意拒绝履行合同义务。


实务裁判指引:“不安抗辩权有一个明确的要求,即要求对方要承担通知和举证义务来证明我方先履行义务方不能履行自己的义务可能导致违约的情形,如果不能承担举证责任,那行使不安抗辩权的主张应该承担违约责任的风险。本案是加华美沙公司错误行使不安抗辩权导致违约。”——深圳市加华美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深圳市依迪斯新能源环保技术有限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3民终11433号


6.在对方提供担保的情况下,应当恢复履行。不安抗辩权的设立目的,不在于终止合同,而在于通过中止履行合同的方式以及通知对方的义务,敦促合同双方积极实现合同之目的,平衡双方利益,实现共赢局面。


实务裁判指引:“因胡凤轩以《声明》的形式明确表示其将不予支付第三期购船款人民币1500万元,本案即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八条规定的对方当事人有丧失或者可能丧失履行债务能力的其他情形。许洪德未能证明其有其他有效履行能力,也未提供担保,且尚未付清第二期购船款,已构成违约,周树标可以行使不安抗辩权。”——周树标、许洪德船舶买卖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3970号 。


7. 通知义务的履行。依据《合同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行使不安抗辩权,应当及时通知对方。”即不安抗辩权的行使主体应当履行通知义务,不得在对方未知晓的情况下,自行中止履行合同。在实务中,建议采取书面发函的形式通知对方,并保存好邮寄单据,以此固定履行了通知义务的证据。


实务裁判指引:“万花谷公司直到在2017年12月6日邮寄给佳凯公司等对方合同当事人的告知函中才提出其有权行使不安抗辩权。故万花谷公司行使“不安抗辩权”时在履行“通知义务”上不符合合同法的规定。”——河南万花谷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与海南佳凯投资有限公司、海南康煌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等股权转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琼民初15号。


8.不安抗辩权行使过程中,解除权的产生条件。依据《合同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中止履行后,对方在合理期限内未恢复履行能力并且未提供适当担保的,中止履行的一方可以解除合同”对于合理期限的范围认定,可以参照商品房买卖合同解释第十五条规定:"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出卖人迟延交付房屋或者买受人迟延支付购房款,经催告后在三个月的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当事人一方请求解除合同的,应予支持。”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了大量企业停工、停产,经营困难,甚至是清算破产,这势必造成大量企业出现无法履行合同的问题。为了维护交易安全,促进经济秩序的持续运行,以及合同双方利益的实现,对于合同的任何一方而言,其实解除合同是最后的无奈之选。因此,立法者为了使合同双方都能实现自己利益最大化,以此为出发点,设立不安抗辩权,在维护先履行合同方利益的同时,积极通过上述不安抗辩权的行使要件促使合同双方回到合同顺利履行的轨道之上,促进双方共赢,以达经济之发展,社会之稳定。